泾川完颜人:世代守陵800年,至今不看岳飞传

2019-08-05 0/11241

0 分享

从泾川县城出发,过泾河大桥,沿着泾河北岸一路向东行驶,远远的就能看到九顶梅花山向我们缓缓绽开了它的花瓣。

我们的车在半山腰一条泥土路中间停下,升起无人机从高处俯视。这是一座有连绵一体九个圆形的黄土山包,犹如一朵盛开的梅花,而通往山间的道路更像是梅花的枝干。加之前有泾河水缓缓流过,山川形胜,堪称风水宝地。近年来,有不少专家认为,九顶梅花山是人工修建的九座王陵,然而此说法至今尚无定论。

但山脚下却有着这样一个神秘的村落:他们的祖先来自我国东北,大多数都复姓完颜,不仅村以姓氏命名,村内附近的许多建筑也皆以此为名。完颜井、完颜桥、完颜洼、完颜小学、完颜马场。完颜村现有村民5000余人,在此世代守陵已有800余年。

同慕容、拓跋、呼延姓氏一样,他们的祖辈都曾在中国历史上叱咤风云。完颜是女真族中两个较大的部落之一,生活在我国松花江流域,以渔猎为生。公元1115-1234年,女真人完颜阿骨打在东北建立了金朝,历经十帝,立国120年,为中华文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据考证,泾川的这支完颜人多是金国完颜宗弼(金兀术)的后裔及其子完颜亨的守陵人。

我们来到完颜村时,这里已经建造成了一个集旅游、休闲于一体的的女真文化部落。有水景区、仿古式完颜印象馆、民俗小吃一条街、蒙古包、垂钓中心等,游客可以在此体验浓浓的女真文化。或许是为了进一步增加人们的好奇心理,完颜村人又在半山腰挖了一个地宫。地宫很深,进入之后瞬间感觉到有些寒冷,许是因为上下温差太大,墙壁上渗满水珠。地宫中有墓室三间,中间象征地放了一个液晶屏棺椁,两边展示了一些金国兵器和生活器具。墙壁上则绘了一些完颜帝国的历史画面和民风民俗,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暗示着完颜村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地位和身份。

据《金史》记载:金国四太子金兀术的长子完颜亨,自幼随父征战,战功赫赫。金熙宗时,封芮王。金皇统九年(公元1149年),海陵王完颜亮弑熙宗篡位称帝,后忌其难为己用,终于1154年将其杀害。1161年又将其妻子和儿子杀害。完颜亨家族为躲避迫害,西迁至当时多为金兀术旧部留守的安定郡(今泾川),迁葬于九顶梅花山下。自此开始,完颜亨族人守陵并定居于此。

而另一支则来自于末主完颜承麟。据说位于泾川县南部10公里的太平乡,有一个名叫“簸箕掌”的地方。公元1234年,金国最后一个皇帝完颜承麟遇害后,他的臣子们护送着他的遗体逃出蔡州城,一路西行,见此处景色异常,加上已有“芮王坟”和定居70多年的同族守陵人,遂将他安葬于此。

随着后来金国的衰败与覆灭,这两支完颜守陵人为避免元灭金后“惟完颜不赦”的杀身之祸,他们开始自称汉族,并隐姓埋名,成了一个外人眼里的神秘部落,并使以完颜村为中心的周边地带成为关内最大的女真完颜后裔居住区。

地宫之上立有完颜承麟的墓碑,这是为了便于祭祀,完颜村人于2003年将完颜承麟和完颜亨之墓迁回了村里。然而已时隔800余年,两位祖先究竟埋骨何处,村民们早已不得而知,迁坟自然也只是流于一种形式。石碑一立,将两位老祖宗合葬在一处,共同享受后代的祭拜与供飨。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守陵这件事已慢慢由使命变成了传说。如今,村民们与其说是在守卫陵墓,倒不如说他们是在守护自己的来处。我相信陵墓确实存在,只是早就从土里搬进了心里。

行走在完颜村,你会发现,完颜村民与周边汉族民庄并无多少差异。相似的长相,一样的穿着,相同的饮食习惯,一样打工务农,读书经商,就连他们的身份证上也统一登记的是汉族。你几乎很难把他们跟金国皇室后裔联系起来。只有熟悉他们的人才知道,他们是不一样的。

时至今日,完颜村民还保留着一些本民族独有的传统习俗,如疙瘩拳、闹五更、祭黄绳......他们的族人严格恪守着3大族规,守护着完颜民族的文化符号和民间信仰:一、同族人之间不通婚;二、不吃狗肉;三、不看跟岳飞有关的任何书籍和影视作品。

在完颜家族祠堂里,我看到了完颜人口中所说的"影"。所谓的“影”,就是完颜村人对世代祖先画像的称谓。史料记载:最初的影以布制于金代,明代时期重新复制。影长9尺,宽7尺,色彩鲜艳,笔画精工。我们看到的“影”时间并不遥远,应是完颜村人近些年来仿制的。影像自上而下排列,以完颜阿骨打金太祖为中心,有二代金太宗完颜晟、三代金熙宗完颜亶、四代海陵王完颜亮、五代金世宗完颜雍、六代金章宗完颜璟、七代卫绍王完颜永济、八代金宣宗完颜珣、九代金哀宗完颜守绪,及末主完颜承麟和历代开国重臣。而金太祖四太子完颜宗弼(金兀术)的遗像却占据了影的绝对C位,似乎这也说明了泾川完颜人始终认定他们是金兀术的后裔。

在以前“影”都是被秘密保管,只有在每年几个特殊的日子里,才取出来密祭,不是本族的人根本看不到。

而如今,秘而不宣的放马祭影已成了一种公开的仪式。虽然我没有亲眼所见,但据村里的老人介绍:祭祀开始以前,由村民将一根1000多米长的黄色绳子从山包上连到山下完颜祠堂中的十字木架之上,然后将纸制的马、仙鹤和神鹰从山顶沿绳子一放而下。

马、鹰、鹤放下后,村民列成队伍,唢呐吹奏,端着祭品,走向泾河边。面向南,再念经文,摇着铃子,烧香祭文后,点燃纸马、纸鹰、纸鹤,在熊熊大火中让马、鹰、鹤升天,以寄托对祖先的怀念与期盼、祈求“吉祥”降福于民。

这种独具特色的祭祖仪式,全国仅在完颜村才有。黄绳,寓意“皇神”,即祖先之意。鹰、马、鹤都是女真人的心爱之物,也是萨满教的传承符号。游戏虽然简单,但却蕴藏深意。

迢迢七千里幽居安定,

悠悠八百年繁衍生息。

这是挂在“影”两边的一副对联,似乎最能表达完颜人对如今脚下这片土地的热爱和对遥远故乡的思念。经过八百年与汉族的交往通婚,完颜人已经彻底融入了当地,成为泾川土著。但这些村民确切无疑有一个血统纯正的祖先,在他们的记忆深处。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