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级单位、免费的景区——陈家洞石窟,太寂寞

2019-08-05 0/8517

0 分享


 

从庄浪的朝那湫出来,已接近晚上的七点,我们还要赶往陈家洞石窟。查了当天的落日的时间为八点,从理论上讲这段车程为一小时,但要经过庄浪县城,就算不堵车,车速也提不上来,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马不停蹄......

 

微风推动着彩云,掠过层峦叠嶂的梯田,向天边飞逝。夕阳映衬在梯田的顶端与沟底冷色调行成鲜明的反差,又巧妙地协调了天空的云朵,构成了一幅完美的庄浪梯田暮色图。

 

进入通边乡后,路变成了乡村公路,多为沙石路,而且岔路多,没有指示路牌,就连有着三十多年驾龄平凉的老司机朱师傅,也要停车问路。庄浪的老乡很热情,虽然他们的话我听不太懂,但这灿烂的笑容温暖着我那焦躁的心。

朱师傅的车子一路飞驰,路边的景致如电影中的快镜头,但我仍能感觉到光影的变化,彩色的云朵已变成了晚霞,太阳即将落入中......

终于我们在八点整,日落时分赶到了陈家洞石窟。赶紧起飞航拍器,高空侦查下,确定我的行径路线。窟群分布在长100米、高60米的崖壁上,是利用天然崖坎,以石条、土坯砌墙建洞而成。而公路的下边有一残缺的古塔,还有一靠近巨石的房屋,猜想那里可能是著名的北魏摩崖佛造像所在地......

没有时间容我思考,我要迅速攀爬,去一睹崖壁上九座石窟的芳容。台阶极其陡峭,坡度达到75度以上,而且还很狭窄,仅有半个脚掌大小,若不借助旁边的铁链子,一般人很难上去。

 

陈家洞石窟自北魏创修以来,宋、元、明、清诸代均有修葺。清初以前建有三清宫、大雄寺、玉皇阁、玄帝殿、观音洞、圣母祠、韦驮庵等。清同治年间遭兵燹毁。清光绪中叶后,又曾几度修葺,但终未恢复原貌。

 

 

清末以后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又经历文革的浩劫几乎毁于一旦。情况的好转于:2006年05月25日,云崖寺和陈家洞石窟作为南北朝至元时期文物,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陈家洞石窟得到保护和恢复。

 

 

特别是通化乡陈堡村的善男信女们,以众筹的形式修善庙宇。先后建起了大佛殿、三圣殿、关帝君庙和子孙宫等,形成了现在的规模,也吸引周边的信徒,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佛祖诞生日,附近的村社都要在陈家洞隆重设祭。

 

 

崖壁上的庙宇都是依形而建,大小不等,上下的楼梯也很狭小,特别是二层到三层的通道仅能容一人上下攀爬,而殿堂外一米左右的走廊没有护栏,我一大男人走在那里都是提心吊胆,如其说是参拜,不如说是探奇更贴切。

 

 

相比云崖寺,陈家洞石窟的基础设施要差很多,同样是国保级的单位,相差很大。或许一个官办,一个民营的吧,但护栏一定要修建的,安全第一呀!

 

陈家洞石窟庙宇的殿堂并不是完整的,大块的岩石与佛像比邻,给人以质朴的感觉,或许也是它的独特之处。

 

 

陈家洞又名龙眼石窟,深居关峡谷,南依云台,北接佛崖。据清康熙十一年立的《重修龙眼寺碑记》载:“……若稽古,晋泰和年间突出三尊石佛,妙相庄严,挺立于礅岩波浪之中……至唐僖宗文德时雷轰电掣,朗见神龙天矫、飞吼,开豁眼眸,霞光照彻丛林,故当日土人记瑞乃呼名为龙眼

 

另在清乾隆三十三年立的《重修龙眼碑序》也有载:“吾郡有龙眼……石佛出现,老幼惊奇,迨至唐时,蛟龙腾天……”这些记载都是说:在东晋泰和年间,龙眼的两崩开,闪出石佛大像三尊。

 

 

这仅仅是个传说。现存最早的是摩崖三立佛,雕于北魏晚期,也就是说至晚在北魏晚期这里已开始建窟。这三尊立佛就位于下的峡谷之中,我赶紧从崖壁石窟中下来,去寻找陈家洞石窟的精髓。

 

谷中有一残塔,塔的每层出檐较浅,各角均有简单的仿木装饰,每面正中檐下有一朵仿木斗拱,塔为空心楼阁式,塔底呈平面六角形,系砖木结构,现残存四层半,具有鲜明的盛唐造塔风格。想必在大唐盛世,这里是何等鼎盛。

 

而唐塔的前方不远处就是北魏摩崖三尊造像,造像雕于青灰色砂岩巨石之上,巧妙地利用这块天然石块平正的一面,雕成三尊高5米许的巨型造像。三佛为立式,作高肉髻,面相方圆,双目微睁,笑态可掬,均施无畏印。身着通肩袈游裟,胸前结带,外露僧祗支。大衣前摆垂于腹下,衣袖宽大拖于腿下,衣纹呈弧形阶梯状。下着密折长裙,赤足立于莲台之上,分别为迦叶佛、释迦牟尼和弥勒佛。

 

 

 

三大佛像虽然经风雨侵蚀,仍保存完好,栩栩如生,只中间一佛少一耳。传说,有一年洪水泛滥,佛祖赶一群石羊去堵石门口的洪水,洪水过于汹涌没有堵住,佛祖撕下自己的一只耳朵,施展法力,终于堵住了洪水。现在在石门口的上塑有耳朵寺,四季香火不断,以纪念这一佛传故事。其实我很想去看看耳朵寺,无奈天色太晚,只好作罢。

 

匆匆二十分钟的拍摄,见识了隐匿于关峡谷之中的陈家洞石窟,虽贵为国保级单位,但却鲜为人知。它的残缺,它的奇幽,它的文化内涵,都值得您去探寻。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