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小九寨”蝶舞花香,深山养蜂人一见钟情

2019-09-06 0/7225

0 分享


初秋微凉恰此时,从城市酷夏的余威中抽离,在江西弋阳最偏远的港口镇,大源岭营林林场,开启了一场清新有氧的寻秋之旅。

山里的早秋,草木疏而不积,山川澹而不媚。薄凉是从枝叶树桠间撒下来的,缝隙里的阳光,疏离恍惚,已不再是铄石流金。柔风拂面温润可人,像是江南女子素手纤纤,带有淡淡草木清芳。

树梢上的叶子,在绿与黄之间挣扎变幻,又很不情愿地落下,慢慢就铺满了石阶。踩着窸窣绵软的落叶,闯入造林人废弃的瓦屋旧舍,在空寂的拱门院落里,希望遇见一位孤山隐者,却和萋萋荒草撞了个满怀。

成立于70年代的弋阳大源岭营林林场,漫山遍野的树木、毛竹,是一场场造林灭荒运动的成果。山林寂静,不见长亭古道,偶有砍毛竹的村民,忙碌的背影,起伏在竹林深处。每天最先打破林场寂静的,不是伐木人的脚步,便是蜜蜂的嗡嗡声,和峡谷溪涧的潺潺流水。

听当地人介绍,林区里有个漂亮的“小九寨”,于是沿着公路继续前行。途中零星散落着旧瓦房、小石屋。远处山边的瓦房,因久无人居,几乎被芭茅树丛湮没,很有种“炎炎暑退茅斋静,阶下丛莎有露光”的凄清。

寡言的养蜂老人余师傅,在林间、草丛放养了100多箱蜜蜂。老人默默清理着蜂箱,轻轻拿起又轻轻放下,样子认真仔细,就像在悉心照顾自己的孩子。

路边的小石屋,在无数蜜蜂的陪伴下,倒是重新焕发出生命的气息。很想问问养蜂人,这低矮屋舍,和那一排排空荡如废墟的老房子,当年为了造林“灭荒”,曾居于此的林场工人,今日安身何处?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没有山花烂漫,但见秋色如波,从一个山头,涌向另一个山头,直到某一天层林尽染。获知大源岭连绵起伏的山脉下,蕴藏着特大瓷石矿床,这是比迷人秋色更加惊艳的消息。

余师傅港口三坑村人,原来种水稻不挣钱,近两年才开始养蜜蜂,地点就选在这瓷石矿脉上的林场里。大源岭营林林场,花草茂盛景色宜人,的确是个得天独厚的养蜂场所。在这个天然大氧吧里安营扎寨,不用走南闯北四处奔波,即可轻松追花夺蜜。

秋天没有了蜜源,也就不能打蜜了。余师傅每天的工作,就是检查蜂群,夹移幼虫,挖蜂王浆,给蜜蜂喂食。

上半年割下1000多斤蜂蜜,零售价80元一斤,担心这远山僻壤的,已经68岁的老人能销出去吗?余师傅有两个子女,儿子在上海办厂,蜂蜜通过儿子拉到上海去卖,上半年的收入还是很不错的。

深山里养蜂,除了生活上的清苦,还要耐得住寂寞。余师傅是港口镇三坑村人,妻子住在县城,自己在林场养蜂,借住在一栋废弃的老房子里,一个人做饭、洗衣、照看蜜蜂,头疼脑热都得自己扛着。那一罐罐琥珀色的天然土蜂蜜,清甜滋补,是养蜂人孤独与艰辛的付出,来之不易。

山涧从古桥那端流过,积成小小的碧玉潭,边上有无数蝴蝶飞舞,当地人称小九寨,也有人说是蝴蝶泉。这萦绕山水之间神秘的绿,可是硅酸盐岩石矿物的折射?是大源岭地下4亿吨瓷石矿床,为资源枯竭的陶瓷业,伸出的橄榄枝?

水流清澈见底,是天然纯净的山泉水,可直接饮用,城里进来自驾游的人,经常一桶桶装进后备箱带走。找一块山石坐下来,看溪水流淌,听鸟鸣清脆,独享幽静清凉,内心也多了一份安详。

原生态的大源岭,春采野花竹笋,夏逐飞瀑流泉,秋赏芳草斜阳,冬至踏雪寻梅。这里不仅是陶瓷资源的富矿,也是户外旅游爱好者的天堂。

山道弯曲,群峰绵延,芭茅树丛乱石苔藓,跌撞奔突的峡谷溪流,勾勒出大源岭营林林场一幅深山藏宝图。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燕南归,大源岭营林林场,随着季节的峰回路转,正铺陈出一幅温婉壮丽的秋之画卷,你还在等什么?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