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物语博物馆,那一缕前朝的温柔氤氲津门

2019-12-21 0/6526

0 分享

    去天津的时候,接我的朋友说,带你去天津文旅港,那里有个达玲邮局和民国物语博物馆,民国风的那种。

    然后我脑海里就浮现出蓝布的礼帽长衫,间或带着圆框眼镜夹着公文包的人,在街上行走的画面,还有一辆会响铃的轨道电车,摇晃而过——这当然是一种臆想,前朝的风物在今世的眼帘,只能是一种复刻,一种景致的存在。 不过,能将这种画面复刻出前朝的风情,也算有别样的韵味了。

 

    社会山文旅港位于天津西青区张家窝镇,集城南往市民国主题街区与民国物语博物馆、天津有礼纪念品超市、高端酒店、餐厅、温泉水世界、儿童成长基地、社会山广场购物中心等十余处娱乐及服务场所于一体,虽然不在天津城市的中心地带,但是在这里,也可称得上闹市。

    街区的模样和现代的几无差别,不同的是,这里隐约弥漫着不同的意蕴,比如在街区入口一侧的达玲邮局,这是天津市第一家民国主题邮局。

 

    外形设计上将“邮政绿”与“复古铜”巧妙融合,碰撞出“文化跨界”的独特化学反应,年代感十足。邮局共设两层,内部装饰兼具民国风及现代气息,创意性的将咖啡文化及邮政文化相结合,不仅具有传统的邮寄功能,还兼具邮品收藏、时光慢递、阅读、咖啡、沙龙等功能。

 

    据说,邮局刚一开业便引来无数人围观,几乎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以这里为背景自拍一张,然后传到朋友圈嘚瑟一下。问邮局的服务人员,什么年龄的人光顾最多,答复说基本都是“90后”“00后”。问起这个邮局的功能,服务员说,这里是休闲性质的邮局,你可以在这里小憩喝茶,也可以在这里邮递信件。

 

    在信息化的今天,匆忙的都市里,邮局的存在看起来似乎与通讯关联不大了,人们早已习惯于互联网络传输,社交软件或者电子邮箱,一句话的联络甚至一封长信,瞬间就可以抵达,里还需要邮局邮递信件呢?那么慢,还要等待,说不定还有失望。

    然而,在一切都很快的现在,我们似乎对什么都难以专心,尤其是欣赏和感受,再也没那么深切,过目无感,随风而去。但是这里反其道行之,让人们把脚步放慢,感受文字落在纸上的情怀。

 

    忽然就想起那首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那样的慢,连等待也显得温柔,记忆深刻。而门口那辆老式墨绿色自行车,简直就是记忆的脉络,绵长而载满期待。

    从邮局出来,就是“城南往市”民国主题商业街,街区囊括了民国物语博物馆、旅游商品中心、餐饮等多种业态。建筑形式将电影蒙太奇的表现手法运用于景观设计,天津知名民国历史建筑形态与现代简约在这里碰撞融合,还原了民国特色与风情,也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缩影。

 

    有一辆颇具年代感的火车停靠在街区一端,不断有人与之合影,而吸引我的,莫过于那段“有文化的阶梯”,这道阶梯通往民国物语博物馆,每一道阶梯上都印刻一段张爱玲的文字,“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 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浮华褪尽,人比烟花寂寞”。。。 文艺、怀旧、典雅。

    民国物语博物馆是天津首家以民国社会历史故事为主题的独立艺术展览空间。包含爱玲说、名媛录、喜福会、风尚集、风物志等五个展区,以沉浸式多媒体交互场景、当代艺术装置、3D艺术墙绘、梦幻纸雕、震撼影音及实物展陈等多重互动体验形式。

 

    尤其“爱玲说”展区,将张爱玲生平经历与作品书稿结合形成展区。忽然就有了一个疑问,张爱玲与天津有什么关系吗?

同行的朋友说,有啊,她小时候就生活在天津呢,但是她儿时的旧居具体位置在哪里,貌似存有谜团和争议。但这并不妨碍百年后故土人对她的怀念。

 

    “名媛录”则以林徽因、胡蝶、阮玲玉、李香兰等大众耳熟能详的民国传奇女子事迹作为展览主线,通过影音、场景搭建及珍贵影像展播,勾勒出活跃在历史深处独立女性的形象,婉约、坚毅、充满自由。

    有几个笨重的手提箱静静地立在角落里,那么肃穆,不知道经历了怎样慌乱与颠沛流离,每一个箱子里面或许也曾装载着旧主的全部家当和前程,奔命讨生活的年月,有它在就安心罢。手提箱昭示着别离,只是仓皇的日子里,总有一些相逢遥遥无期。

 

    而这里给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一摞摞的书信,这恰巧与达玲邮局相呼应——从前慢。一封信要多久才能到对方手中,一个人要有怎样的心情才能落笔述说近况,而看信的人又是怎样的心情,接收远方的呼唤或者牵挂?

    比如那封写给一个名叫“清如”的女子的信:清如,今天心里有些飘飘然,原因是昨天头突然头疼一天,今天好了;二,天很暖;三今天星期还要工作。。。。。

 

    多么富有生活的气息,仿佛看到一个长衫青年坐在桌前,给远方一个叫“清如”的女子写信,有阳光洒落窗台,内心充满欢喜的述说,有浅浅的甜蜜的想念。

    再比如,那封或是写给妻子或者恋人的信,开头称呼为“宝贝”——本来想过好几天才给你写信,但是不写信也很无聊。你寄到XXX(没认出来什么字)的信收到,很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可惜太短了些,而且其中一句话也没有,在家乡过了两夜,想不到这两天内有了许多变化。在火车上买了两份报看,。。。。势力瓦解,又有日本人在虹口遭暗杀,简直似乎有一个多月未曾看过报。。。。。

 

    我们不知道他口中的宝贝是谁,但是将自己的近况告知对方,想必一定是关系最亲近的人罢。尽管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话,但是在那些年月,信件或许是唯一和对方取得联络的渠道了,彼此的变化和想念,写信与读信的心境,一定安静而美好。不像现在,微信上呼叫电话里呼叫,电子邮件也毫无温度,倘若你给对方这样写一些鸡毛蒜皮,肯定会被对方一个电话打来问你是不是有病!

    时序更迭,光阴流逝,前朝的温柔在今世已成风景,而那些慢,再也不会回来,甚至我们连慢的心境都无法体味,便被这无尽的喧嚣裹挟着,行走在谋生的尘世。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