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纳斯,绝美秋色世间难觅,神秘湖怪为谁守灵

2019-10-06 0/11322

0 分享


喀纳斯湖,新疆阿尔泰深山密林中的冰碛堰塞湖,名列中国最美五大湖泊。她好比插在中国版图遥远鸡尾顶端一片绚丽羽毛,纯净遥远静谧,又因湖怪出没而变得扑朔迷离,每年吸引着无数游人的到来。

国庆长假期间,全国各地出游人数暴增,据新疆阿勒泰地区喀纳斯景区管理委员会统计,景区在10月3日当天共接待游客11.2万人次。这么恐怖的数字,连湖怪听了都害怕,会让多少人陷入囧途?相比之下,我们九月中下旬的喀纳斯之行,就幸运得多。

在白哈巴村住了一晚,看西北第一村的日出日落,便乘景交车赶往了喀纳斯。观鱼台是饱览喀纳斯湖美景的最佳位置,据说也是观察湖怪的最好地点。在喀纳斯景区游客服务中心,排队购买观鱼台区间车票的人真不少。

每年国庆前夕,喀纳斯的秋色最美,也是游人最多的时候,今年同样达到了小高峰。许多人和我们一样,带着大大小小的行李,来不及入住就在排队。

买票排队,乘景交车排队,人贴人推着上车,去洗手间更是人从众的节奏,窘态百出。

遇见一件奇葩事情,女厕队伍排到了大门外,一墨镜女想插队,被人制止了。左顾右盼一番,墨镜女转身钻进了男厕所,一阵骚动后,很快又有几位大妈跟随。男厕所沦陷,男士尴尬了,不知该进还是退,一脸懵圈。

每天近2万人的涌入,和即将到来的国庆长假游,喀纳斯景区的管理和承接能力都在经受巨大考验。得知开景交车的师傅,就是临时从机场调度过来的。观鱼台1086级台阶上人头攒动,据说我们离开后的一天,观鱼台由于人多,部分栈道被踩塌,一度停止了售票。

栈道总体设计合理,宽度适中,上下行分开,拥挤的人流并没有影响看风景的心情。群山环抱的喀纳斯湖,像一块巨大的绿翡翠,尽显雍容华贵。

面多汹涌人流,喀纳斯湖波澜不惊熠熠闪光。一树黄叶顾盼生辉、飘摇成姿,一泓秋水寂寂凝碧,艘艘游艇如箭矢离弦。

天宇碧澄雪山耀眼,栈道边缘俯瞰三湾,湖水静谧如镜,妙曼曲线随山形妖娆婉转。眼前未见湖怪出没,却似有战马嘶鸣之声,传说800年前,成吉思汗西征路过喀纳斯湖,亲自下马欢捧湖水,仰头痛饮这美丽的“王者之水”。

观景台所在的骆驼峰,一侧是变幻莫测的喀纳斯湖,另一侧是广袤的红色丘陵,绿色草地。一排排杉树黄绿相间,挺拔高耸的身姿,如待命出征的将士,护卫着现代冰川终年不化的雪山。

染成金黄色的树叶,饱满着喀纳斯湖的蓝调梦境。喀纳斯湖是多变的,在不同季节、云层和时段,湖水会呈现出不同质地的色彩。

碧绿、蓝绿、湛蓝从近到远渐次展开,时而像蓝色绸缎,优雅梦幻;时而像碧绿的玉石,温润可人。从来没有哪一个湖泊,如此内涵丰富神秘多彩,关于喀纳斯湖怪,1987年开始了两年的科学考察宣布,被称为喀纳斯“湖怪”的大红鱼就是巨型哲罗鲑鱼。但图瓦人口中却流传着另一个版本的美丽传说。

据说当年成吉思汗喝了湖中水,觉得特别解渴,便将湖命名为喀纳乌斯。成吉思汗去世后,遗体沉到了这片湖中,作为成吉思汗的亲兵和后人,图瓦人就住在湖的周围,世代守候着成吉思汗的亡灵。而湖中的水怪,则是守候成吉思汗亡灵的“湖圣”。

赤棕、深咖、赭黄色的苔藓地衣,松树、白桦、雪松、落叶林、矮树丛及高山草场,如九曲十八弯般蜿蜒的山道,策马徐行的牧民和游人,勾勒出阿尔泰的壮美风光。这样一幅诗意画面,也让我的镜头久久不愿挪开。

阿勒泰自古为北方诸多民族游牧之地。额尔齐斯河北岸发现的细石器遗址,说明这里早在八九千年以前就有人从事狩猎、渔猎的人类活动。

纵观历史,塞人、呼揭、匈奴、鲜卑、柔然、突厥、铁勒、蒙古、哈萨克等,多个草原民族部落先后或同时在此生活。但图瓦人的故事,却一直众说纷纭。

观鱼台四个飞檐翘角,寓意着雄鹰的翅膀,和湖怪的鱼鳍。在这漫漫西征路上的喀纳斯湖畔,人们魂牵梦绕的冰川、雪山、草原、骏马、歌声,和原始的图瓦部落,都给喀纳斯湖抹上了又一层唯美浪漫而又神秘厚重的色彩。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