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黎里,邂逅只是遐想,月上柳枝,却被迷离的小酒挽留

2020-01-18 0/10214

0 分享


到黎里古镇已是下午五点,太阳西坠,阳光像金子般涂在房顶、树头、街巷和小河上,泛出柔和的光晕。镇上的游人已渐渐散去,小镇迎来了宁静,落日余辉之下的古镇是迷人的,但我也意识到:留给我拍摄的时间有限,要赶在天黑之前,将我所见纪录下来。

“吴江三十里,地号梨花村。我似捕鱼翁,来问桃源津。”这是清代诗人袁枚到此留下的感慨。黎里古镇隶属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有着两千五百年的历史。或许是周边的同里、周庄等古镇名气太大,让黎里不为世人所知,因而也少了商业的味道。

为了追赶落日的步伐,升起了小飞机,俯瞰这座古镇。一条市河穿镇而过,将古镇一分为二,‘市河’官方称为:黎川,据说其发源自浙江天目山。早年先民依水而居、亲水理水,后又因居成市,市随之成了货物交易的集散地,早在南宋时期,黎里就是江南大镇了。

河岸两旁古民居错落长三华里余,这些民居有着江南水乡的特色。大门沿着街面,朝向市河。保留下来的基本都是明清建筑,门面不张扬,普通的民居会有两三进,而大户人家却是门厅、正厅、堂楼、花厅、厢房、偏房,一进连着一进,庭院深深。从空中俯瞰更是一览无遗。

 

冬日的夕阳,坠落的速度比我预期的要快,从刚才的深赭色,一会儿就变成了淡青色。临水的街道上已有零星的散步者,迈着方步,从容不迫,好像似在享受着这黄昏。也许他们已没入到了黄昏时代,虽没有了波澜,但并不懈怠,心如止水,却低吟浅唱。

还有忙碌了一天,匆忙往家赶的年轻人,虽是满身疲惫,但步履轻盈,知道温暖的港湾就在不远处。遇见遛弯的老者还不忘打个招呼,一座暖暖的小镇,充满着人情味。

临街的小吃店已掌起了灯,三三两两的客人落坐其间。黎里的小吃还是蛮有名的,有:辣鸡脚、油墩、套肠、李永兴酱鸭、老虎豆等等,传说黎里油墩是为乾隆皇帝而制作,由乾隆赐名的。油墩的制作选用精细糯米粉,加适量清水揉捏,揉得粉质韧而不散,搓成圆形,包入馅子,用滚油氽制而成,分豆沙和全肉馅的。

其实我也想在店中小憩,品尝下水乡的美食,但时间不容许,霞光已淡去,高远的天空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神色。马不停蹄沿着小镇廊棚前行。首尾相联的廊棚是黎里古镇的特色,商家们搭建廊棚,为行人避风遮雨挡阳光,同时也留住了客人,一举两得的善举,是黎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三里长街店铺多,廊棚户户对清波。歇凉避雨行方便,如画风光佐小酌。” 河廊相临,水中驾舟、廊下行人,翘起的马头墙随波摇曳,碧绿的树冠晕染着水色,红灯笼点缀着黑白老屋,暮色中的黎里祥和宁静。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底蕴深厚的黎里人才辈出,这里曾培养出了状元1人、进士26人,举人61人,秀才无数。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诗人柳亚子先生故居坐落在镇中心。

这所国保级的文物宅院,其前身是清代一品大员周元理的“赐福堂”。周元理掌管清代朝廷水利、土木工程,其府宅规格、工艺、材料在江南地区堪称一流。中轴线构建中规中矩,六进宅院,大气华美。1922年,著名爱国诗人柳亚子向周氏后裔典租了这座深宅大院,后人为了纪念他,故称为柳亚子故居。

我的脚步没法追赶上日落的进程,天空从青苍色渐渐变成鸭蛋一般的湖蓝色,幽静的暮色暗暗地围拢来。我立在深邃的小巷口,期待着有一灵秀的女子将这宁静打破,她如丁香一般,盘着青丝,从那青石板上踏着星星点点的碎步,与我插肩而过,洒下了阵阵芳香......这样的憧憬让我等了很久。

期盼的场景最终也没有出现,而我身后却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东方的那弯新月悄然越过了树梢,树下一对相依的伴侣正举着手机拍照,或我已是他们镜头中的景物,自然他们也成了我定格的对象。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北宋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夕》中的一段佳句,常常被后人引用在:黄昏后浪漫的情侣之约,但全诗的本意往往人们忘却了。那略带伤感的思念,却在这黄昏的黎里让我想起。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经年不在,流水长流,那人却不在那灯火阑珊处......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一丝愁绪,几抹悲凉,日落黄昏晓。温一壶酒,在冬日的黄昏里,把心事付诸瑶琴,唱弹一曲渐黄昏,千丝万缕,点滴凄凉意。哈哈,不知是这诗惹的事,还是桥对面的酒家灯火迷离了我,或许,黄昏来黎里本该有酒。

我的小飞机还在空中拍摄,对面酒家二楼的窗中,已传来伙伴们的吆喝声:鸭蛋炒银鱼、盐水白虾,清蒸白条,太湖三鲜都上桌了,你还不上来,我们就要动筷子了......
 

“好的,让我再拍一张,就来。” 我喜欢暮色中的黎里,宁静而不失温暖,缓缓流淌着的市河沉淀了岁月,带走了沉伦,孕育着希望。这里或许能触动你的伤感,但也是疗伤之所,杯盏之后,笑叹红尘,然而,明天又将继续谱写新歌。
 

 

黎里是一处旧时的家园,没有装腔作势的浮华,那一份平静与淡泊,安然若素似一隐士,独守着一片净土。黎里,也许我还会再来。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