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到了琼海,这个小村庄绝对不能错过

2020-01-29 0/7216

0 分享

抵达琼海边的这个小村庄的时候已是午后,与北方数九严寒的隆冬相比,这里暖如夏天,郁郁匆匆的花草在视野里鲜亮夺目,虽然叫不上名字,但这并没有减少它带给来客的欢喜与惊讶。

这个小村庄叫北仍村,位于琼海嘉积镇,是一个完全的自然村,村子不大,有48户人家158口人,整个村子整洁漂亮,如果不是特意告之,你会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景区,但其实这是名副其实的小乡村,只是因为很美,于是来这里游览的人络绎不绝——来的人多了,也便成了景区。

村子里的树木大多数是椰子和槟榔,它们比肩而生,在房前屋后或者村子小径的两旁,仰望树梢,婷婷槟榔高不可攀,树冠在蓝天下宛如素描。而在密集的槟榔树木间,偶尔散落着几座村居,透过林木的缝隙望过去,颇有世外隐居的质感。

沿村子里的道路前行,一处木质的开放式的建筑格外醒目,它的门楣上写着四个大字:北仍客厅。整体建筑座南朝北,厅堂两边各6根大柱子支撑,格局、摆设俨然是村民自家传统的客厅,同时开放式的设计又像是时刻都在欢迎宾客的到来。门头是具有琼海本地风格的尖顶设计,简朴又不失美观。

北仍客厅是一个开放式的公共空间,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一些桌椅供来客小憩。客厅入口处有一张大幅照片,照片显示,2015年博鳌论坛会议的时候,各国元首的夫人们来过这里,她们在这里喝茶聊天,甚至还写挥毫泼墨,也就是众多政要夫人的到来,让这里迅速成了网红打卡地,几乎每个到这里来的人,都要在这处建筑前自拍一张。

据说这里是北仍村民议事的场所,也是北仍人举办盛事、喜事的场所,平时村民们在这里为来客民表演琼剧和竹竿舞。走进“客厅”后,一块“北仍客厅公约”的牌子引人注目,其中明确写着“村民自办酒席……每桌酒席标准380元左右”。看来这里的民风淳朴,村民们自觉杜绝间相互攀比的不良风气。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是这里的底色,随意游走在村子,原生态的民居述说着光阴的变迁,据说这个小村庄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之所以叫北仍村,其蕴含着浓浓的乡愁元素——“仍然挂念北国故乡”。早年间这里的先民也曾居住在北部的陆地,但是在颠沛流离的迁徙岁月中,他们终偏安于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岛,虽然光阴已流过200多年,但他们的“乡愁”仍旧浓烈。

作为原生态的村子,当地人告诉我,北仍村在发展旅游业建设的过程中不拆房、不占田、不砍树,就地城镇化,留住原汁原味的“乡愁味道”,让离开故土的人们记住自己家乡本来的样子。很多时候,这很让人感慨,也让人羡慕这里走出的年轻人,他们的故乡安然无恙,他们的乡愁随时可以安放。

一处保存完好的的古井为宁静的小村子平添了一丝灵动,或许是为了安全起见,井口被盖上了一个铁皮盖子,“润泽世代,涌泉不竭”几个大字说明,早年间这口井是全村人的饮水来源。

继续前行,在一片槟榔林深处,有座建筑名曰“草寮咖啡”,提供咖啡、高粱卷、树叶粑、椰子糕三种点心,还有一些本地水果。如果你愿意可以坐在这里喝一杯咖啡,浓浓淡淡的微苦背后,有浅浅的回甘。

我一向不太喜欢吃糯米类的食品,但是既然来到这里,树叶粑得品尝一下,当然,品尝这个还有个原因,他们说这个也叫“鸡屎藤粑”,只是问了几个人,大家都不知道为啥叫“鸡屎藤粑”,看形状也不像鸡屎,难道味道有鸡屎的臭味?咬了一口,蛮好吃,没有一点鸡屎味,于是一口气吃了两个。或许是有种植物叫鸡屎籐吧,据说很多人尝过之后,还会特意买几斤鸡屎籐粑回家自己煮来吃。

咖啡是这里的日常饮品,听起来蛮洋气时尚的,但你千万别认为这是近几年才开始的事,这个村庄饮用咖啡的历史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由于地处沿海,这里深受南洋文化影响,自从有人从异域带回咖啡后,这里的人们便爱上了这种饮品,由于当时这里还很贫穷,更没有公共聚会的场所,于是,北仍村村民就在屋前树下搭起草寮,就是草棚子一样,上面覆盖一层椰子叶或者槟榔叶,人们便在草寮里围炉煮咖啡,谈天说地消解时光,慢慢地,去草寮就成了喝咖啡的代名词,时至今日,有村民率先搭上了乡村旅游的快车,开了这么一家“草寮咖啡”,并且带动了村里十几名乡亲就业。

漫步在北仍村的小巷中,阵阵椰风私语,乡野苍翠,青砖灰瓦被果林覆盖,来客能够很轻易地就融入到大自然的乡野气息中。 

随着乡村旅游的火热,很多村民把家变成了民宿,大院不设围墙,天地密林就是天然屏障,架空的木地板与树木之间紧密扣合浑然一体……如今,这里已被农业农村部授予“中国美丽乡村”,成为海南乡村旅游的亮丽名片,如果你到了琼海,这里一定不能错过。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