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山岭,江西的“扎尕那”,万里茶道第一村,却被无数游客错过

2020-06-28 0/87220

0 分享



世人都奔着甘肃的扎尕那而去,却不知道江西有个游客稀少、景色宜人的仙山岭。


不知为何,听到“仙山岭”这个名字,便深深被它吸引。网上曾看过一句很煽情的话:“上帝有两个住处,一个在天堂,我希望另一个在仙山岭”。山就在那里,它不过来,我便过去。

迎着夏至的风,驱车前往仙山岭。亲近仙山岭的道路也许并不笔直,但这丝毫不能阻挡我们前行的车轮。因为知道,当站在山岗,呼吸着无霾的空气,仰望着群山,那时身体也许疲惫,但灵魂肯定更加清醒。


仙山岭自然村,位于江西铅山县武夷山镇乌石村,是万里茶道第一站,由闽入赣的第一村。仙山岭是它的本名,不是新安江水库为了旅游而改叫千岛湖的那种,传说远古时代仙山岭是仙人呆过的地方,如今村庄里仍然是百年前的优雅模样,少有现代的浸渍,白墙、黛瓦、流水、古屋,就像一卷被历史遗忘在角落里的画卷。


不同的山有不同的美,所有的山都令我着迷,每当看见仙山岭或是靠近仙山岭,一颗炽热的心便开始荡漾。它隐于武夷山脉中,建在半坡上,农屋层叠而上,遍布着十余幢宛若火柴盒的江南房舍,房前屋后是茶园风光,云雾缭绕时景色宛若仙境。

村里只剩十来户人家,屋与屋间距很大,通透得很,城里来的人见了,羡慕得要死。

黄泥巴屋、石头墙,是仙山岭村的主要元素。虽然没有让人惊叹的华美建筑,但长着苔藓的墙,印刻着的是岁月的痕迹。

古老的木板房还是那么坚固,等待你来唤醒百年的沉睡。


村后的山叫白鹤仙岩,传说有个叫白鹤的人在岩上修道成仙,后人建了一座仙人庙,而今不见踪影,听说当地打算恢复它。整个村庄看上去就像一座完整的天然“石城”,行走其间,仿若抵达了内心向往的地方。

眼前是块有房子那么大的巨石,视线的尽头还是高耸的石头山,仿佛走进了甘肃的扎尕那,这就对了嘛。

随便坐在这里的石头上打个盹,就能圆一个穿越百年的梦。

村里最迷人的要数细长狭窄的青石路,脚下的石板早被匆匆脚步磨得溜光,每一步踩下去,仿佛踩着岁月的琴键,历史的足音在山谷回荡。

行走在石板路上,你会恍惚了岁月,以为还是清朝。


除了青石板路,更多的是鹅卵石铺就的路,有着按摩足底的作用。


屋后是竹林,一棵棵挺拔的竹子,如同一杆杆神笔,伸向天空,在巨大的蓝天画布上描绘着理想生活的样子,静听丝竹,高山流水,风一来,萧萧声起。


盛名在外的扎尕那依然美丽如斯,但神秘和静谧却不再复有,而深藏在赣闽交界的群山之中的仙山岭,却依然静谧、纯粹。


这里没有旅游团,只有两三辆自驾来的小车。有人说,见到仙山岭的那一瞬间,会激动得想尖叫,想呼喊,但最终只是静静的站立村头,不愿打破这份宁静。

路旁的野菊花点亮了村落,紫荆花与老屋不要太配,一幅舒展的油画在眼前铺展开来。

我们择观云酒家落个脚,两位美女借此场地化个妆,略施粉黛后个个艳光四射,其实素颜的她们就已让西施黯然失色。


曾有人说过,就算玩遍武夷山,但只要你没来仙山岭,就等于白来。拾级而上,畅游在满目青翠的群山间,尽情享受天然氧吧的清新空气,鞋面偶尔还沾上了茶园的一星泥巴,整个人就在这无意间放松下来,所有的不适在这里都能烟消云散。

在商业化充斥的今天,这淳朴的山间小村,有一种不经意的遗世独立,其纯真与朴素,是绝对的异类。到过这里的人都赞仙山岭是铅山县的精华,是人神共居的伊甸园。它不沾半点世俗,美得像颗遗落凡尘的明珠,随手一拍,都是让人称绝的风景画,也难怪摄影大爷们争先恐后到这里拍片。

世代居住村里的山民,有的被繁华城市诱惑,搬到镇上去住了,那些曾经有过的陈酿就像一场午后甜蜜的梦,醒来后已换主人。

山里人走了,城里人来了,他们经不住大山的诱惑,来到仙山岭开民宿,要像候鸟一样过一段山民的生活。

不止高山,不止古屋,还有治愈的河红茶园。


这里的村民都不栽南方的水稻,也不种北方的玉米,只认茶树。岩缝里,山顶上,只要能栽一棵茶树的,他们百分之百会插下一棵茶苗。


那一块块高高低低的茶田,仿佛造物之手无意间绘下的画,每一笔都自然流畅。

苍天独宠仙山岭,村里有着小气候,非常适合茶树的生长,村前屋后都被农民开辟成茶园,大则几十亩,小则几分,就连山间的风,也夹杂着茶香。


一层层茶田如画卷一般在眼前铺开,你可以围绕着漫山遍野的茶田而行,也可以在茶园里练瑜伽修身。


这位从深圳来的艾薇,看中了这块茶园,她说:在茶园中练瑜伽,不仅能汲取大地上空灵的氧气,还能吸收茶香。说这话的人是权威人士,她是深圳市健身比基尼小姐冠军,全国锦标赛健身比基尼小姐季军。


生命里总要有一段静谧的时光,过一阵慢下来的日子,练瑜伽便是一种好方式。

时光在这里,似乎按下了放慢键,不用在乎几时几刻,按照瑜伽的套路走就好。

练瑜伽的来了,汉服小姐姐也来了,穿着汉服的姑娘穿行在茶园小道上,笑容明媚嫣然。


时尚融入古村,会让眼睛怀孕的。

你们的到来给仙山岭村赋予了AB两面,仙仙的衣服并没有打破古村的淳朴,却增添了一种新意。


穿搭得好到底有多出片,简直仙气飘飘。

有一种感情,叫茅亭相见。

无意之间看到了不可描述的一幕,本不计划发这张照片,但转念一想,万一网友们想看哩。

村前建了一个观景台,360°赏景无死角,每一方向都是一副绝美的风景画,但却仅有1%的人知道,实在可惜。

山顶上的视线就是好,仿佛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脚下,此时我想问了,我的人生何时能走上巅峰呢?

曾经我常用“玉树临风”这个形容词,今天终于看到活的了。在这里拍照,很适合发朋友圈。

如果在这一方私藏的山间品茶,做一回竹林散人,会是怎样的画风。

来到仙山岭,品茶是题中之义,女茶艺师气场很足,自然可以全场无视我的存在。

一招一式,相当到位。

你笑起来给我端茶的样子,好好看。

在高山上品茶,自然少不了登高望远,天高云阔,观之忘俗。


万亩茶园化作一杯清甜,茶香缓缓升起,论喝茶,我只服铅山人,喝茶只是解口渴的小事,他们硬是整成了文化。

对于茶道,任何一个人都永远无法穷尽其中之味,茶的魔力在于,总能给我们一段安静思考的时间,想想过去、现在和未来。

自古茶艺不分,木台上有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在抚弄古琴。古琴又称“瑶琴”“丝桐”,“琴棋书画”中古琴列居首位,是我国历史最久远的弹弦乐器,《诗经》中就有“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这样的诗句。


一曲《凤求凰》,让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成为千古美谈;一曲《高山流水》,代代传唱着俞伯牙和钟子期的知音故事;一曲《广陵散》,让多少人遥想古刑场上名士嵇康的悲壮和愤慨……

闲看云卷云舒,来到这里最正经的事儿就是发呆,不用想其他的,只身处这美好的村落里,便觉得舒适。


在这里,你也可以成为李子柒,呆上几日,恍然之间,你会产生一种想要停留的念头。

青山环抱,如诗如画,神山之下,琴台之上,富龙我放下了几十年执着的追求。

村里有一条茶马古道,是古人外出卖茶之路,迂回曲折,盘旋而上,望不见路端,当年的马帮并没走远。

走在千年古道上,或穿行竹海,或匍匐茶园,行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至远,似乎还能追寻到昔日马帮的足迹。

如今的茶马古道依旧在运输河红茶,婺剧鲜活如初,黄冈山顶的星空仍旧可以遥想,隐藏在村落里街头老店尚未没落……

繁华盛世下的老山村依旧活力满满,村民们出个省太容易了,去下自家茶园一不小心就跨到福建了,这里有个“分水关”,是赣闽两省的交界处,也是赣闽八大关口之一,沿着村里的茶马古道即可步行抵达。

在分水关可以远望武夷山风光,陆游、刘基(伯温)、朱熹等历史名人都曾路过此地。陆游在《紫溪驿》中写道:云外青山万仞梯,木阴合处子规啼。嘉陵栈道吾能说,略似黄亭到紫溪。

虽然路途遥远,但我一定会寻踪而至。

最难的是开始,更难的是离开,从此心里扎下了一个仙山岭。



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暂无信息!